深山采药记(三)——挑剪

作者:汉古·李光展医师

第三天

0 (93)

?

不知不觉,我们的砂仁之旅已经到了第三天,每天早睡早起似乎也成了一种习惯,一扫在广州的陋习。

睁开惺忪睡眼,看到的是一堆待剪的砂仁,一个个静静得躺在地上,远远望去如同刚摘下来的杨梅,口中顿觉发酸,心中更暗暗发怵——这小山堆般的砂仁,注定了这劳累的一天。

01

想必大家应该知道我们今天的任务了吧?没错,就是剪砂仁!磨刀霍霍向砂仁——“砂仁凶器”。

05

剪砂仁,是将砂仁多余的梗进行修剪,以保证砂仁的完整和美观(卖相好),同时须将发黑发软坏掉的砂仁挑捡出来。下图即是标准的剪砂仁手法,剪口基本与砂仁最高点齐平。

04

大家都干劲十足,马不停蹄地剪着……虽然没人要求我们什么时候剪完,但我们心中都有个共同的目标——老天爷说变就变,务必趁着天气好尽快把砂仁烘焙晒干。

0 (94) 03 0 (99)

砂仁逐渐被分拆围歼。

01 0 (100)

今天阿然显然干劲十足,修剪完这一堆,大喊道:“再来一麻袋。”为了尽快完成任务,阿然中午没有休息,在歼灭几堆砂仁后,时间已近五点,他终于顶不住了,说:“我得去躺会儿了。”

0 (99)

这是目前的战果。

0 (98)

0 (96)

这是修剪出来的梗。我问初叔,这些梗拿去扔吗?初叔说:“这些梗也有用的呢!我们把这些梗洗干净,晒干拿去卖,每斤也能卖到一百多元。”据了解,砂仁梗同样可以醒脾化湿、温中行气、安胎,用来炖老母鸡,能起到很好的安胎作用。

0 (95)

这是挑拣出来的发黑、发软、腐坏的砂仁。

0 (97)

我们还有很多砂仁要剪,今天就播报到此,明天我们将揭开焙砂仁的序幕,敬请关注。(阿然,起来剪砂仁了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