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山采药记(五)——烘培

作者:汉古·李光展医师

第五天

0 (74)

今天已经是我们砂仁之旅的第五天了。昨天已经剪完全部砂仁,最后一批砂仁今天早上也开始了第一次烘焙,而最早的一批砂仁昨晚已经进行了第二次烘焙。目前两个烘炉都开足马力地工作。

0 (72) 0 (71)

第二次烘焙跟第一次有所区别,要先起火,再喷水,接着盖上长布。为什么呢?

初叔说:“起火耗时较长,若喷水过早,则砂仁易吸水变潮。加松针也较第一次减少,松针的量要根据砂仁的颜色来判断。“

地上晒满了砂仁

地上晒满了砂仁

0 (70)

?

经过第二次焙晒的砂仁

0 (69)

大家能看出和第一次焙晒后的砂仁有什么区别吗?

第一次焙晒的砂仁

第一次焙晒的砂仁

答案是:砂仁体积明显缩小,表皮颜色加深变为黄褐色,剥开砂仁皮,种膜减少,露出砂仁米,尝一尝砂仁米,仍有少许酸味,嚼后口中只剩下清凉的回甘味。

生活小插曲1

小水井的不给力出乎我们的意料,两天前用着用着突然就哑火了,水只够煮饭的,洗澡勉强够用,洗衣服就成了件奢侈的事了。

0 (68)

好在初叔给我们指了一条明路,洗衣服可以到山下的小溪洗。于是我们一路向下,来到了小溪旁,溪中的水并不多,但很清澈,也很凉爽。

0 (66)

刚到,洋哥便迫不及待得要先洗个头。水冷不冷阿?

0 (67)

洗衣服罗!

0 (65)

认真地搓衣服,居家好男人。

0 (62)0 (63)

归去。洋哥又调皮了——到底谁是师兄?唉!

0 (64)

?

?